海市蜃楼

海市蜃楼

文:栾建东图:网络

手机响了,号码不太熟悉,接起来一听是老友赫斯曼。自他回国后我们多年不见了,这次到中国访问他去了西安,没时间来青岛,所以给我挂了个电话。电话上聊了很长时间,并且还说到了十多年前琅琊台的故事,两人都笑得很开心。

赫斯曼是德国人,当时在青岛的中国海洋大学教德语,但他的英语说得也相当棒,只是汉语说得不太地道。一天,他打来电话,说是请教个问题:学校有几个人说要在星期天到琅琊台玩,他很纳闷:琅琊台不是一种酒吗?酒有什么好玩的?是不是这个酒厂环境很好,就象德国的葡萄庄园一样。我告诉他:琅琊台这个名字有两个意思:一是酒的名称,这种酒很好喝;二是一处风景名胜区,这个地方很好玩,这两个琅琊台都在我们胶南。我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到胶南来做客,我会用琅琊台酒招待他,并且陪他到琅琊台景区游览,他很高兴地接受了我的邀请。

我会用琅琊台酒招待他,并且陪他到琅琊台景区游览,他很高兴地接受了我的邀请。

星期天的九点,我还在家里蒙头大睡,忽然接到赫斯曼电话,说他已经到了胶南,现在正在车站,问我住在哪里。措手不及,这家伙,我的一句客套话他还当真了,真是个地地道道的德国佬。我说:你就在车站不要动,我马上去车站接你。我穿上衣服,找了辆车急忙去了车站。赫斯曼长得人高马大,远远的我就发现了目标,他身上还背着一个行囊,在那里东张西望,活象一头德国骆驼。

把赫斯曼接到家,我发现他行囊里的内容还真不少,有微型帐篷、手杖、食品、指南针等等。我说你干脆把冰镐、绳索、登山服也带上得了,你以为是要去登阿尔卑斯山啊!琅琊台海拔高度才米呢,而且路也很好走。赫斯曼真够朋友,还带来了些礼物,给我妻子的是一盒化妆品,给我的是一条德国领带。我告诉赫斯曼:今天时间有点晚,去琅琊台景区就要误了中午饭,不如先吃了午饭再去,咱们先喝琅琊台,再游琅琊台,他表示同意。

今天时间有点晚,不如先吃了午饭再去,咱们先喝琅琊台,再游琅琊台,他表示同意。

妻子出差,儿子在校读书中午不回来,午饭只好我自己动手。上街买了些东西回来,赫斯曼帮着把菜做了出来。前些日子去青岛,赫斯曼请客,我们一起喝啤酒,他笑我啤酒能力“很不德国”,我一直“怀恨在心”,心里一直盘算着让他的白酒能力也“很不中国”。于是就拿出两瓶30度的“低琅”对他说:“今天我们每人一瓶,怎么样,敢不敢?”

他连连摆手说:“no,no!你们的琅琊台广告在电视里说‘七两不上头’,我计算了一下,克是你们一斤,七两是克,不行,喝多了可能有‘上头’的麻烦。我喝毫升就可以了。”

“不可以,”我说:“你知道二百五是什么意思吗?”

他眨了眨眼,说:“应该是你们的半斤吧?”

“不,是半吊子。”

“半吊子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少了个心眼。”

“不会吧,”他疑惑地说:“喝半斤酒就会少一个心眼,喝七两那不心眼缺得更会多?”

“不是真缺心眼,中国话的意思就是不算很傻的傻瓜。”

“不会吧,”他疑惑地说:“喝半斤酒就会少一个心眼,喝七两那不心眼缺得更会多?”

他仍然感到不可理解。不理解算了,我想,既然你要少喝,那就换种酒。于是就到储藏室里拿出了年出厂的58度的那种圆形玻璃瓶琅琊台白酒。并告诉他:这酒我保存了20多年了,要不是你来我还舍不得拿出来呢。

赫斯曼喝酒很认真,一面喝一面说:这酒很豪华,很激烈。我也说:是很激烈。就这样把一瓶琅琊台喝干了。我又拿出了一瓶,这一瓶正喝着,我发现他发生了变化,说出来的汉语里面还夹着英语或者是德语,他那“三明治”式的语言使我听得稀里糊涂,一头雾水。我说:“可以了吧?我们留着酒到琅琊台喝,你看,这瓶子上写着:饮琅琊台酒登琅琊台可以看见海市蜃楼呢,海市蜃楼的景色很美。”他要过瓶子看了看,但眼睛聚不起光来,手向窗外指了指说:“不用上琅琊台,我已经看到海市蜃楼了。”

我说:“那不是海市蜃楼,是大珠山。”

“no,no!”他说:“我,现——在,四面都是,海市蜃楼。mirage,mirage!”

我这才发现他已经两眼发直,因为眼珠是蓝色的,好象两个玻璃球。坏了,他真的醉了!看来琅琊台是去不成了,要是醉倒在山上,我可没有办法把把这头德国骆驼弄回来,还是让他在这里睡觉吧。我刚把他弄到床上去,他就鼾声雷动。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,我替他接了起来,是学校找他,说他的女朋友到了青岛。没办法,我只好找车又派人把他送回了青岛。

第二天晚上,我给他打电话,问:“哥们儿,昨天海市蜃楼的风光怎么样?”

他一听我的声音就笑了起来:“你,太坏了,琅琊台,海市蜃楼,今天中午才消失,被女友很嗤笑了。”

后来,他的教学任务完成后就回国了,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。这次电话上又说到了琅琊台,我说:“上次你喝过琅琊台,但没去成琅琊台,很遗憾,这次到中国不能来青岛,也很遗憾。有机会到青岛来吧,咱们再喝琅琊台,现在还有更激烈的小琅高”

“yes,yes!”他说:“我带白兰地,相当好的白兰地。”

“好啊,”我说:“白兰地我留下,琅琊台和海市蜃楼让你用肚子带回去。”

作者简介:栾建东青岛市作家协会会员,黄岛区(原胶南市)作家协会副主席;琅琊暨徐福研究会理事,《琅琊风》杂志执行主编。正式出版有《大海的项链》《心路烟雨》等7部文学专著,在国内报刊上发表作品余篇(首)。用文字记录点滴生活,以诗歌形式表达自己的情感。

我爱西海岸

投稿:woaixihaian9

.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治疗皮肤病最好医院在哪里
治疗白癜风哪家最好
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jiaonanshizx.com/jnly/12552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网站简介| 发布优势| 服务条款| 隐私保护| 广告合作| 网站地图| 版权申明

    当前时间: